留學生在美國當助教:別樣角色 收獲滿滿成長

留學生在美國當助教:別樣角色 收獲滿滿成長
2020年01月17日 08:26 人民日報海外版

  助教是許多高校教學環節不可或缺的角色,不少留學生都有過在海外做助教的經歷。他們既是學生,又因擔任著助教工作而對留學生活、不同文化和自己的人生有了新的感悟。今天,就讓我們來一起聽聽他們的故事,了解他們在海外課堂當助教的真實體驗。

  別樣角色 收獲滿滿成長

  “做助教是我們系博士畢業的要求之一,因此系里的博士生都會做這份工作。”目前在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計算機專業讀博士的王小米(化名)向筆者講起了自己之所以會成為助教的原因。“我目前當助教時長不滿一年,在我們系的標準下屬于教學助手。”如果將來擔任助教的時間更長,還會獲得進階的助教身份。

  在美國加州大學圣塔芭芭拉分校攻讀東亞研究專業的薇妮也是一名“教學助手”,她的助教經歷已有3年。起初,薇妮被院系安排到日語課堂做助教,后來考慮到學術研究發展和個人興趣,她主動提出申請,又先后成為日本現當代電影學和日本文學兩門課的助教。

  對她而言,助教工作早已不單單是一份被委派的任務。“我主動從事助教工作,一方面是為了適應美國課堂,為將來找大學教職做準備;另一方面還可以通過教課把研究中比較晦澀難懂的抽象概念簡化和具體化,從而厘清自己學術研究的思路。另外,助教收入也是我主要的經濟來源。”作為一名博士生,助教工作能夠幫助薇妮在老師的監督和指導下增長課堂教學經驗,讓她充分接觸美國學生和美國課堂文化,引導她更接近自己未來的發展目標。

  能力重要 責任更為重要

  據王小米和薇妮介紹,助教上崗前也有“門檻”。申報崗位之后,她們都經歷了語言考核階段,以確保語言能力可以勝任工作。順利當上助教后,她們需要抽出時間完成作業批改、答疑、組織課程討論和活動等日常事務,還要負責期中、期末考試的監考與試卷批閱。雖然工作細節根據課程內容和教師要求各有差異,但每周要認真地花上幾小時在助教工作上已成為助教們的共識。

  “每次作業截止日或考試前,我收到的答疑郵件都是平時的好幾倍,那時候就會特別忙!”王小米分享了擔任助教過程中的一些趣事。除了在工作方面不斷積累經驗,兩位助教還近距離認識了許多來自不同文化背景的學生,在他們之間搭建溝通橋梁。在一些外國學生的傳統認知里,中國學生有時比較害羞,不好意思主動提問題,如今這樣的現象雖然仍舊存在,但不少中國學生也有了活躍的課堂表現。

  身為本科生課程助教的王小米在攻讀研究生時,也以學生身份接受著另一名中國留學生助教的指導。這位助教的責任感讓她十分欣賞:“‘機器學習課’的助教批改作業和回答學生問題時非常認真耐心,為大家學習本門課程提供了很大幫助。”王小米認為,理想的助教應該具備兩個最重要的品質:“第一是要對自己所教授的內容負責,傳達給學生的信息要清晰準確,出現了錯誤及時更正,絕不能含糊了事。第二是要讓學生容易聯系到,在答疑時間按時出現,能夠及時回應學生提出的問題。”

  “一定要給學生定下明確的目標和規則,課綱里寫了的規定不能輕易變動。”薇妮說,“不然學生對助教會逐漸失去信任,也越來越不愿意配合。”

  挑戰不斷 卻也溫暖常伴

  王小米坦言,自己在助教工作中遇到的最大困難還是語言問題,詞匯量不足偶爾會給她帶來講課“卡殼”的煩惱。“幸運的是,班上的學生總會在我說不出關鍵詞或沒理解學生問題的時候提示我,幫我‘渡過難關’。有了他們的鼓勵,我備課的時候也更加努力,爭取把所有可能提到的詞語都提前查好。”王小米認為,當助教的經歷的確給自己帶來了許多快樂,自己備課講課的能力以及與學生溝通交流的能力在這個過程中都得到了實實在在的提高。

  “做助教使我體會到付出的快樂。”薇妮說,“我喜歡在第一節課上讓學生寫下與課程相關的問題,最后一節課時再把這些問題拿出來對照,自己一個學期的成長一目了然。每當學生的思路得到拓寬,能夠以更廣闊的視角看待不同文化時,我就覺得自己的課至少在某個方面已經成功了。”

  和學生建立起平等互信的關系,也給薇妮帶來了不少暖心時刻。學生知道她懷孕以后,特意準備了給寶寶的小睡衣和許多祝福賀卡送給她。有時,她還會收到3年前教過的學生發來的郵件與賀卡。“作為一個新手媽媽,做助教讓我能夠更有耐心地去理解自己的孩子。我意識到,不管孩子的外形有多么成熟,心智上總還是要比我稚嫩些。我作為一個比他們年長的老師,就要盡可能地去理解他們、愛護他們。當然也要堅守原則。”薇妮笑著說。

助教留學

想了解2020國際學校招生動態?點擊(這里)了解新浪2019國際學校冬季擇校展詳情!國際教育大咖現場支招升學擇校難題,干貨滿滿!

擇校展

大咖說

高清美圖

精彩視頻

品牌活動

公開課

博客

國內大學排行榜

國外大學排行榜

專題策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