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所中國頂級商學院聯合發聲:不要“象牙塔里做學問”

10所中國頂級商學院聯合發聲:不要“象牙塔里做學問”
2020年01月17日 09:34 界面

中國管理學者亟需反思管理理論“為誰研究”、“研究什么”和“如何研究”等根本性問題。

  任正非曾說MBA、EMBA教育是學習“正確而完美”的管理套路,埃隆·馬斯克(Elon Musk)曾公開表示“盡可能不要雇傭MBA畢業生”。

  管理大師亨利·明茨伯格(Henry Mintzberg)曾這樣形容MBA教育:學校弄來一些沒有業務經驗的年輕人,然后給他們灌輸案例。在案例學習中,他們站在“上帝視角”,扮演偉大戰略家的角色,用頭天晚上花了一兩個小時讀的20頁材料,在第二天緊張的80分鐘課堂里,解決管理的難題。商學院教育變成了人們口中的“在套房里培養戰略家”,“在象牙塔中做學問”。

  一方面,商學院教育備受詬病,另一方面,中國企業近年來快速發展,我們曾經學習西方管理理論,學習哈佛管理案例,而如今一些中國企業走在了時代的前列,創新成為主題,很多案例我們在國際上已經找不到參照物,而我們還在用忽略了創新的波特戰略思維作為教材在指導學生,指導著中國企業。

  面對質疑,北京大學(分數線,專業設置)光華管理學院、清華大學(分數線,專業設置)經管學院、復旦大學(分數線,專業設置)管理學院等10所管理學院及商學院,于12月12日攜手發表《服務社會的管理研究行動綱要》(以下簡稱《綱要》)。在中國首屆“服務社會的管理研究”峰會上,他們共同承諾,中國管理學術的正當性,不僅僅表現為國際學術期刊上發表的論文,或建立多少個一流學科,更應反映在揭示中國管理智慧,解決社會發展的現實問題。

  曾“統治”中國商學院教育的西方管理學理論,局限性已逐漸顯現。當年,海爾集團董事局主席、CEO張瑞敏在歐洲提出“人單合一”模式時,全場的專家和企業家都驚呼“這不可能”。但事實證明,這不僅有效,且奠定了海爾此后生態系統的建立。

  隨著阿里巴巴、騰訊、華為、海爾等中國公司在世界舞臺上嶄露頭角,中國企業正從“模仿者”、“跟隨者”轉變為“引領者”。 今天的中國管理研究已從40年前的“跟跑”變為“并跑”,具有中國特色的商業模式、管理方法成為了西方管理研究的新課題。

  中國的商學院教育再也不能止步于“洋為中用”了。《綱要》指出,中國管理學者亟需反思管理理論“為誰研究”、“研究什么”和“如何研究”等根本性問題,把研究“立足中國、扎根中國”。

  《綱要》還提出,管理研究應基于三個原則,即服務社會需求、遵循方法科學、影響利益相關者,以解決“理論與實踐脫節”的現象。

  上海交通大學安泰經濟與管理學院院長陳方若曾說:“學術界和企業從業人員,好像處在兩個不同的頻道”。“理論聯系實際只是一個口號而已”,數學模型、經濟模型、定量模型被過度使用,如今的商學院常在“象牙塔里做學問”,離行業越來越遠。

  于是,《綱要》既保留學術研究應有的“嚴謹、科學的方法和流程”,還加入了“服務社會需求”原則,以鼓勵管理研究應立足于“中國當下”的商業情景,創造有益于企業乃至未來經濟社會發展的商業與社會知識;以及“影響利益相關者”原則,力求將理論研究落地,對研究情境或對象產生示范性、輻射性、啟發性的影響,讓成果服務于各類利益相關者。

  此外,“影響利益相關者”原則下的“輻射性影響力”也將改善商學院教育的“內容割裂”問題。

  北京大學王寬誠講席教授、北大國家發展研究院BiMBA院長陳春花曾表示,企業經營思考永遠都是完整的,沒有辦法割裂,如果做割裂,對很多東西的理解會出偏差。

  然而,大多數商學院教育的內容卻相當割裂:戰略課的老師只講戰略,講人力資源的教授只強調人力資源的重要性。這樣“東一榔頭,西一錘子”模式下教出的學生,對企業管理的認知也將是碎片化而缺乏全局性的。

  當管理研究能以“對利益相關方產生輻射性影響”為目標時,研究的角度將不再是單一、垂直的,而趨于多邊和全面。市場營銷學不再只考慮如何投放廣告、怎么影響消費者,它將站在CEO的視角看問題,通過對多方資源的調動,實現“業務增長”的目標。

  參與此次聲明的管理學院/商學院分別為:

  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浙江大學管理學院、復旦大學管理學院、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上海交通大學安泰經濟與管理學院、哈爾濱工業大學(分數線,專業設置)經濟與管理學院、南京大學商學院、西安交通大學管理學院、中國科學技術大學管理學院、中國人民大學(分數線,專業設置)商學院。

  《服務社會的管理研究行動綱要》全文:

  本綱要是共同召集研討取得的共識,C9+高校管理學院/商學院院長、重要期刊和學術組織認同并推動實施。

  我們共同接受的認識

  管理科學興國之道!

  改革開放40多年來,中國學者的管理研究,無論論文發表、方法提升,還是人才培養,皆有建樹!如果說過去40年是中國管理研究主體處于跟跑階段,那么,今天已經到了并跑時代。此時,中國管理學者亟需反思管理理論“為誰研究”“研究什么”和“如何研究”等根本性問題了。

  我們欣喜地發現,先進分子已經看到了管理研究與中國實踐若即若離抑或漸行漸遠的趨勢,他們從心底里喊出“到了該做‘服務社會的管理研究’的時候了”!

  以C9+商學院的“集體意識”發起這個動議,既是為了喚醒全社會的管理學者們,更是通過這樣的形式告知同仁們:

  我們愿意開始行動!我們充分認識到,中國管理學術的正當性不僅僅表現為國際學術期刊上發表的論文,不僅僅表現為建多少個一流學科,更應反映在揭示中國管理智慧,解決社會發展的現實問題;立足中國、扎根中國,把論文寫在中國大地上;立德樹人、培育英才,把人才培養作為管理研究的第一成果。這才是管理學院(商學院)存在的使命之所在。

  為此,2019年12月12日,由教育部和國家自然基金委相關部門負責人、中國C9+管理學院/商學院院長(副院長)、中國重要期刊主編、國際國內重要學會主席,共同參加了“服務社會的管理研究”杭州峰會。峰會上,大家根據共識,發布“服務社會的管理研究行動綱要”。

  我們共同遵守的原則

  “服務社會的管理研究”是基于科學范式和方法的管理研究,發現和揭示科學且有用的管理知識,由此,“服務社會的管理研究”以三個原則為基礎。

  原則1:服務社會需求。同時鼓勵理論領域前沿性探索與應用領域重大問題解決,創造有益于中國當下乃至未來經濟社會發展的商業與社會知識,推動中國管理科學的跨越式發展。

  原則2:遵循方法科學。無論是定性或定量研究,無論是理論或實證研究,均采用嚴謹的科學方法和流程,更加強調研究方法論。

  原則3:影響利益相關者。開展對研究情境或研究對象產生示范性、輻射性、啟發性影響的研究,讓成果服務于各類利益相關者,推進各種形式的知識傳播,共同服務于實踐發展。

  我們愿意采取的行動

  遵循上述原則,與會全體成員,特別是管理學院/商學院,承諾以“服務社會的管理研究”導向,在人才培養、科學研究、教員發展、管理體系等方面采取切實行動,包括但不限于:

  行動1:完善研究生培養制度,引導學生做“服務社會的管理研究”

  行動2:完善教師的評價制度,支持教師做“服務社會的管理研究”

  行動3:突出服務社會評價在職稱評審、崗位聘任和晉升制度中的權重

  行動4:推動管理學院/商學院與不同利益相關者的整合協同發展

  行動5:共同努力促進課題評審、論文評審和項目評價中更加關注研究成果的社會服務價值

  行動6:探索并優化以服務社會導向的管理研究人才培養體系

  我們采取行動的主張

  我們必將結合自己實際與特點,依據上述行動原則和行動綱要,在制度、流程、政策和方案等方面推進服務社會的管理研究行動綱要。

大咖說

高清美圖

精彩視頻

品牌活動

公開課

博客

國內大學排行榜

國外大學排行榜

專題策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