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國際學校”凱師教育假借美國名校招生

上海“國際學校”凱師教育假借美國名校招生
2020年01月18日 09:34 經濟觀察網

  原標題:上海“國際學校”凱師教育假借美國名校招生 30名學生進退維谷

  文 | 經濟觀察網 吳小飛

  “我們想不到會有人膽子這么大,敢拿這么有名的學校來行騙啊!我活到這個年紀,從來沒有被人像這樣騙過!”2019年12月22日,王敏對經濟觀察網記者說。

  家在上海的王敏,曾在世界500強企業擔任十余年的翻譯,并旅居美國多年,丈夫是外籍人士。

  2017年夏季,她的兒子小北,進入一個名為“凱師教育金山校區”(下稱凱師教育)的學校。在招生和入學伊始,她們均曾被以口頭或書面的形式告知,這所學校是面向美國老牌名校羅格斯預備學校的,課程設置為2+1,即在中國成功完成2年學習后,最后1年(12年級)進入美國羅格斯預備學校校本部學習。

  但到了2019年2月,王敏被告知,孩子無法完成約定的海外名校的入學申請。她一時間慌了,因為這不僅是“受騙了”那么簡單,還關系到孩子的前途。

  不只是王敏的兒子小北,2017年夏季一同入讀凱師教育金山校區的學生有30名。他們在凱師教育完成既定學業后并沒有如愿進入心儀學校,大部分連一個面試通知都沒等到。僅有的參與面試的3名學生也被拒,原因是羅格斯預備學校并不招收12年級的國際學生。

  經濟觀察網記者調查后獲悉,凱師教育及其關聯公司不僅未獲得其所聲稱的美國羅格斯預備學校的任何招生授權,且要么無辦學資質、要么僅具備非學歷教育資質,卻打著國際學校的幌子從事學歷教育。

  如此拙劣的“圈套”,是如何使得數十個高知家庭上當受騙的呢?

  招生套路:假托名校、夸海口

  2017年4月前后,王敏接到一個自稱是“羅格斯藍帶中學的Sam老師”的電話,對方稱,羅格斯預備學校目前正在中國上海招募學生。早在2016年下半年,王敏就打算送兒子就讀國際高中,為此咨詢過不少中介機構和學校,所以“Sam老師”找過來,她并未生疑。

  “當時我們對羅格斯一無所知,就自己上網查,也通過在美國的朋友打聽,都說是個好學校。”王敏說。和大部分家長的心態比較一致,王敏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核驗羅格斯預備學校的資質和水平上。

  公開資料顯示,羅格斯預備學校(Rutgers Preparatory School,下稱羅格斯學校)始建于1766年,與女王學院在同一章程下成立,是美國新澤西州歷史極為悠久的名校,亦獲得藍帶(blue ribbon)殊榮。該校學員分三個階段,包括學前班(3歲)至十二年級(G12,國內高三),是一所男女生混合的私立大學預備學校。

  “藍帶”(blue ribbon)是美國政府授予本國中小學的最高榮譽。目前全美只有3.9% 的學校可以進入藍帶學校之列。

  1957年,羅格斯學校脫離大學獨立,成為了現在的羅格斯預備學校;女王學院后來成為羅格斯大學。該校所在區域,毗鄰普林斯頓等美國名校,學生預科完成后大部分進入常春藤高校。

  在凱師教育的招生手冊上,還印國王教育(Kings Education)標識,凱師教育告訴王敏,這是因為該校從羅格斯預備學校引入ACB教學課程,凱師教育又從國王教育方面引入了該課程。

  據了解,國王教育是一所頗具社會知名度的國際高中,該校成立于1957年,總部位于英國,并在英、美兩國均設有若干校區。歷年來該校畢業的學生,90%進入全英排名前20,全美排名前50的名校。

  在凱師教育的招生手冊和學生手冊上,上述兩機構被其放在明顯位置重點介紹。招生手冊的大半篇幅均是關于羅格斯學校的介紹,學生手冊的第一章也著重介紹了國王教育。在其描述中,“羅格斯預備中學是美國最古老的中學之一”“美國藍帶高中,100%學生錄取四年制大學”“Kings是最成功、最具代表性的國際學校之一”……等極致性措辭頻頻出現。

  招攬生源,除了背景足夠吸引人,入學也要有保障。2017年5月,凱師教育在其上海市金山區校址舉行了招生宣講。宣講會上,凱師教育詳解了培養方案等內容,并在招生期間反復強調,只要學生滿足既定條件,就一定能進羅格斯學校。

  王敏等多位學生家長告訴記者,凱師教育的學費、住宿費、教材費等費用,平均每年約15萬元,另外還需要繳納5000美元(約合人民幣3.5萬元)的海外校區注冊費,“按照校方的解釋,這意味著學生雖然在國內就讀初三~高二,但學籍屬于羅格斯學校”。

  往來通訊記錄顯示,凱師教育招生官黃偉(英文名Sam)、校長陳璋鳴,在2017年~2018年間,多次向王敏等家長承諾,學生在凱師的兩年或三年(G9~G11),只要達到GPA(平均學分績點)3.0,托福成績80分,就能前往羅格斯學校美國本部學習一年,完成國內及國外課程后,獲得羅格斯學校的高中文憑。

  前述承諾亦明確的刊印在學生的入學錄取函、招生手冊首頁、以及學生手冊上。不過,除了上述兩條件,入學通知還附有一個簡短說明“包括補充申請材料和面試”。王敏也注意到了“面試”這一補充條件,隨后向黃偉反復確認,黃偉均向其表示,面試僅僅是“走個過場”,只要滿足前述兩條件,就能保證“直錄12年級”。

  早在2018年6月,王敏兒子小北的托福成績就達到了82分,并在2019年1月再次刷新至95分。按照美國中學的申報流程,每年2~3月為申報期, 2019年1月~2月,王敏多次向凱師教育詢問相關事宜,卻總是被告知,還沒到時間,需要再等等。

  2019年2月下旬,凱師教育舉辦了一次升學指導交流會。交流會上,王敏再次跟校長陳璋鳴提起入學申請的事,陳璋鳴卻稱羅格斯學校的經辦流程十分緩慢,大概到9月才能有結果。這一信息立即引發王敏警惕,她認為這完全是無稽之談——9月幾無學校招生。

  在陳璋鳴的推諉下,王敏去找凱師教育的教導主任詢問詳情,卻被告知,凱師教育根本無法兌現承諾,把達到約定標準的學生送往羅格斯學校,校長陳璋鳴和招聘老師黃偉一直在欺瞞大家,并試圖在拖延中尋找替代方案。

  2019年4月,校方代表與王敏進行了替代方案溝通。校方表示,根據小北的綜合情況,可以安排他就讀波士頓文理中學(CATS Academy Boston),并承諾給予小北就讀獎學金和保送常春藤名校。

  經濟觀察網記者查詢獲悉,按照備受留學中介推崇的“Niche測評”,波士頓文理中學僅在“學術(academics)”一項達到A+水平,而羅格斯學校在“學術(academics)”“師資(teachers)”“多樣性(diversity)”“大學預科(college prep)”“俱樂部和活動(clubs & activities)”等項目均為A+水平。

  前車之鑒使得王敏不再相信凱師教育的任何承諾。在海外高中申報即將關閉的黃金期,她和丈夫在近一個月的時間內推掉一切事務,專注為小北找學校。在夫妻二人的共同努力下,小北憑借優秀的綜合素質被全美排名前50的一家基督教高中錄取。

  綜合多位家長敘述,至2019年初, GPA達到3.0、托福成績滿80的學生約10名,有3名學生被安排接受羅格斯學校的面試,但無一被錄取。究其原因,往來郵件顯示,一名羅格斯中學的老師回復面試學生稱,“羅格斯預備學校不招收12年級(高三)的學生”。

  高知家庭的“謹慎式”受騙

  和王敏一樣,大部分入讀凱師教育的學生的家長,是受過高等教育的中高收入人群。他們何以輕易被騙?

  目標學校較強的實力給王敏吃了定心丸。那么,這個自稱是羅格斯學校在中國區合作招生的凱師教育,到底靠不靠譜呢?

  校方的介紹是,2017年的招生,是首次對口羅格斯預備中學進行“學術”型招生,而在此前,凱師教育一直招收藝術類學生,校區位于上海閔行的紫竹科學園區。

  王敏和丈夫去紫竹科學園實地驗證過,并在該校區遇到了凱師教育金山校區的校長陳璋鳴。王敏認為,紫竹園校區的真實存在,意味著凱師教育是有一定辦學經驗的,不是突然成立的“騙子機構”。

  2017年5月,凱師教育金山校區招生宣講詳述了入學門檻、教學方案以及收費標準。“他們那些要求啊、課程啊、價格啊,聽起來都跟其他國際學校差不多,所以我們感覺比較靠譜。”王敏說。

  導致家長“受騙”的,也跟心存“僥幸”有關。綜合多方信息,有家長判斷,或許正是因為羅格斯預備學校在中國首次合作招生,社會知名度不高,所以才降低準入門檻,被他們“碰到了”,這是一種“難得的機會”。

  在上海,不乏具備廣泛社會認可的國際學校,不過這些知名學校,或因入學門檻太高、或因培養方向不同,又或者費用超出家長的預算,所以他們選擇了“退而求其次”。

  “有的學校門檻實在太高了,除了英語、數學這些基礎課程的學分要達到一定的標準,對學生父母甚至祖輩的職業、社會關系也有很高的要求,不是說你有錢就能進去的。”家長趙瑞告訴記者,他是一位平面設計師。與之相反,那些門檻太低的,不需要任何篩選、只需付費就能入學的,家長也會不放心。

  而凱師教育,恰好位于兩者之間:有一定的筆試和面試的流程,“看起來比較正規”;與此同時,其連接的又是一所綜合實力不俗的美國百年名校。種種原因,讓家長們誤以為,這是一個“性價比較高”的選擇。

  事實上,凱師教育的“掛羊頭賣狗肉”,早在一些細節中就露出端倪。凱師教育的金山校區,主建筑群是上海中僑職業技術學院(下稱中僑學院),凱師教育所謂的金山校區只是租賃了中僑學院的一棟小樓的若干層。在其招生手冊上,大幅宣傳的建筑群、運動場、學生食堂以及所謂的花園式環境,均非凱師教育獨立擁有。

  同時,凱師教育的學生手冊明確刊印,“作為羅格斯預備中學的官方合作伙伴,國王金山校區為羅格斯預備中學方向專屬校區”。“外掛”的國王教育(Kings Education),凱師教育曾解釋為,經該機構授權引入羅格斯學校的ACB課程。

  家長們并沒有察覺到,凱師教育一直聲稱的官方授權,僅僅是指引入了課程,而不是成為了羅格斯學校或者國王教育的“官方合作伙伴”,被授權在中國上海以他們的名義進行生源招募。

  經濟觀察網記者還注意到,頗具“山寨”端倪的是,凱師教育校長陳璋鳴、招生官黃偉的手機號碼,被完整的刊印在2017年的宣傳手冊上。

  “入學以后我們也感覺到有點不太對勁,但沒有想到結果這么嚴重。”趙瑞說。據其陳述,孩子入學后,除了基礎課程教學,一般國際學校會開設的馬術、擊劍、高爾夫球等課程,凱師教育都沒有,網球課也是在家長方多次表達不滿后開設的。“這跟他們之前說的很不一樣了”。

  更為明顯的跡象出現在2018年下半年。彼時,校方開始向學生以及家長推介波士頓文理中學,并且學生的海外交流活動,也是在波士頓文理中學開展。但在當時,以羅格斯學校為目標的家長以為,這只是為那些成績不能滿足羅格斯學校要求的學生準備的,與他們無關。

  直到“東窗事發”,羅格斯學校成為未竟之夢,家長們才意識到,波士頓文理中學不是“退而求其次”的選項,而是校方用來替代羅格斯學校的。家長們認為,“整個招生從一開始就是個騙局”。

  2019年12月25日、26日,經濟觀察網記者就學生家長對凱師教育的各種質疑,以及家長所述凱師教育的有關承諾、補償方案等問題,向凱師教育校長陳璋鳴、招生官黃偉求證和尋求置評。12月25日,陳璋鳴以“相關案件正在訴訟過程中,不便接受采訪”為由回絕。黃偉始終未做回應。

  “虛假宣傳”還是違規辦學?

  不論是羅格斯預備學校,還是國王教育,僅是凱師教育招生的“虛晃門面”。2020年1月9日,美國羅格斯預備學校校長Steve Loy告訴經濟觀察網記者,該校從未以直接或者間接的方式,授權任何第三方機構進行國際生源的招生。其并表示,該校所有的招生工作均是在新澤西校本部進行。

  對于凱師教育展示的從國王教育引進課程的授權書,2020年1月5日、1月10日,經濟觀察網記者分別致函國王教育校本部和國王教育中國區,至本文發稿,未獲回復。值得注意的是,即便引進某一課程即便屬實,并不意味著凱師教育可以借國王教育的名義為羅格斯學校招生。

  真正與凱師教育有關系的,是名為上海凱師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下稱凱師科技)、上海震東商務進修學院(下稱震東學院)兩單位。學生入學后的費用流水,分別匯入上述兩單位賬戶,并且,在學生入學繳費說明上,每年有9.8萬元被指定匯入震東學院賬戶。

  公開資料顯示,凱師科技成立于2016年12月,法定代表人陳璋鳴,公司注冊資本50萬元,陳璋鳴和黃偉各持股50%。該公司性質為:在上海市奉賢區市場監管局登記的有限責任公司(自然人投資或控股);經營范圍是:從事教育科技、網絡科技領域內的技術開發、技術咨詢、翻譯服務,利用自有媒體發布廣告,市場營銷策劃,商務信息咨詢等。

  震東學院則成立于2001年2月,實際責任人姚大偉,機構性質為在上海市楊浦區社會團體管理局登記的民辦非企業單位,業務范圍是高等及高等以下非學歷業余教育(職技類、其它類、外語類)。

  美國羅格斯預備學校校長Steve Loy強調,羅格斯學校與上述兩單位沒有任何關聯。

  根據凱師科技與震東學院于2017年5月簽署的合作協議,雙方的合作內容為:凱師科技負責引進國王教育的課程、招生和市場宣傳、學生海外就學的指導、向震東學院推薦外籍教師,協助震東學院完成引進課程的教學和管理等;震東學院則負責教學場地的落實以及主體教學等工作。

  2019年10月,有學生家長因不滿校方的欺騙行為,向上海電臺“郭亮直通車”欄目打電話求助,在實時連線中,陳璋鳴自辨,凱師科技提供的是咨詢服務,具體辦學是震東學院來完成。

  但是,據上海市金山區教育局信訪答復函(金教信[2019]96號),震東學院租借了中僑學院的部分校舍在金山區開展教育培訓工作,但是震東學院注冊地是在楊浦區,未在金山區取得辦學許可。

  在早期的招生和入學過程中,陳璋鳴、黃偉等人,并未清晰明確的告知學生家長,這個裹挾著羅格斯學校、國王教育、凱師科技以及震東學院的凱師教育,到底是什么性質,是否具備辦學資質,各個關聯方在整個教學中各自的分工和職責。在入學通知的繳費備注上,震東學院也被模糊的解釋為“隸屬凱師教育中國”。

  上海鼎力律師事務所主任律師趙山告訴經濟觀察網記者,“凱師教育的辦學,本質上就是一種商業欺詐”。他表示,凱師教育校長自辨不是教學單位,且背后兩單位均不具備學歷教學資質,而是商業性機構,適用《消費者權益保護法》。

  趙山律師進一步解釋,凱師教育讓所有的消費者都感覺到,是羅格斯學校委托該校進行的辦學,因此當消費者產生這種誤解,或者對方希望有這種誤解,就形成了消費欺詐。

  趙山律師指出,震東學院僅具備專項技能型培訓資質,凱師科技沒有辦學資質,但兩機構雜糅的凱師教育卻實施了具備學歷教學性質的基礎教學——行為的界定以事實為主:該教學具有固定教學地點、教職人員、長達兩年的教學周期;此外,還提供與學歷教學相當的GPA成績。

  鑒于上述情形,趙山律師建議,凱師科技是違法辦學,相關行政執法部門應予以取締、罰款;震東學院若超越了監管部門規定的辦學內容,也應受到相應的處罰;至于前述兩公司的虛假宣傳行為,應該按照《消費者權益保護法》來進行“退一賠三”。

  金山區教育局在前述信訪答復函稱,接到關于凱師教育的舉報后,金山區教育局已經進行了調查,并約談了凱師教育的相關負責人,要求其盡快整改,停止在該教學點的招生辦學行為。

  2019年12月24日,經濟觀察網記者在凱師教育金山校區實地了解到,該教學點目前已經更名為Cats China,并備注中文“劍橋凱師中國”。該校區的一份宣傳手冊刊印,“劍橋凱師中國”的校長名為“Joe Chen”,并配有個人頭像。多位家長告訴記者,Joe Chen就是凱師教育的校長陳璋鳴。

  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以凱師教育金山校區(Kings Shanghai Jinshan)的名義被招收的學生,在2019年,為其提供兩年GPA成績單的單位卻是凱師中國(Cats China)。

  2019年12月25日,就“劍橋凱師中國”的辦學資質和學校情況等問題,經濟觀察網記者聯系陳璋鳴尋求置評,陳未作應答。

  12月26日,記者再次就同一問題致電上海金山區教育局,相關負責人稱,會在進一步調查核驗后答復,但至本文發稿,未有回應。

  此外,經濟觀察網記者了解到,這30名學生后續就學問題,大部分是靠家長自行解決,如轉讀至上海其他國際學校,自主申請海外高中;也有小部分,接受了“退而求其次”的選項——波士頓文理中學。目前,亦有部分家長就凱師教育的欺騙行為向相關法院提起了訴訟。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的王敏、趙瑞、小北均為化名)

  責任編輯:潤琰

想了解2020國際學校招生動態?點擊(這里)了解新浪2019國際學校冬季擇校展詳情!國際教育大咖現場支招升學擇校難題,干貨滿滿!

擇校展

大咖說

高清美圖

精彩視頻

品牌活動

公開課

博客

國內大學排行榜

國外大學排行榜

專題策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