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中國教育行業投融資分析報告發布

2019年中國教育行業投融資分析報告發布
2020年01月17日 12:31 新浪教育

  (來源:微信公眾號 多鯨)

  2019年中國股權投資市場資本管理量突破11萬億人民幣,體量擴大的同時,難以掩蓋今年股權市場募資和投資額雙雙下降的事實。2019年,各類LP紛紛勒緊褲腰帶,各大GP更是貨比三家才愿意出手。募資端最大的變化來自于國資,國資滲透率進一步提高,成為2019年最大的金主爸爸。從全行業投融資項目來看,2019年教育行業股權投融資數量達到300起以上(不含IPO和上市公司并購),位列第4。相比去年,教育行業投融資數量下跌超過30%,素質教育成為全年教育投資人最關注的重點賽道。

  一級市場的不景氣,難以掩蓋二級市場的牛市行情。目前,三大股票市場教育上市公司合計超過70家,教育資產證券化勢不可擋,海外市場教育IPO也逐漸常態化,其中港交所成為大陸民辦教育企業上市的首選之地。其中,三大股票市場全年上漲教育公司達超過50家,且漲幅超過50%的公司達到23家;三大股票市場漲幅前五教育公司排名的最低門檻接近60%,其中K12教育賽道上市公司漲幅遙遙領先。全年港股板塊整體表現最佳、美股板塊兩級分化,A股板塊整體表現疲軟。2019年有三家教育公司市值破千億,分別是好未來、新東方和中公教育。一方面反映優質教育資產逐漸獲得二級市場投資者的認可并受到追捧,另一方面也為后續登入二級市場的教育公司增強信心。當然在繁榮背后,部分上市公司的估值已經處于非理性階段。

  資本流動周期明顯受到政策周期的影響,過熱的賽道最終會回歸產業發展原有的規律。教育行業政策具有明顯的周期性,相關法規和政策的更新圍繞民生呈現不規則鐘擺,近10年監管逐漸趨嚴、頻繁,合規成為關鍵問題。我們發現教與學的場景正從校內轉向校外,新的流量平臺加速改變傳統意義上的教與學的角色。滿足日益分層的學習需求是社會的難題,無序的教育資源供給則會導致教育行業亂象叢生。這導致自上而下的監管與自下而上的教育事業產業化不可避免地產生摩擦。

  

  資本市場分析及解讀

  1.1 股權投資市場寒意襲人,國資成為2019年主要出資人

  受市場低迷狀況影響,一級市場募資及投資數額均有下降。截止2019年11月,中國股權投資市場資本管理量超過11萬億人民幣。自2009年起,中國股權投資市場資本管理量呈逐年增加的態勢,并在2019年首次超過了10萬億人民幣。根據清科發布的數據,2019年1-11月新募集基金達到2336支,總募資額超過1萬億人民幣;全行業投資數量為7833起,投資總額達到7258億人民幣;從退出情況來看,共有2789個退出事件,IPO退出超過1400起。根據清科數據,截止2019年11月,中國股權投資市場募資總額約1.08萬億元,同比下降10%,其中人民幣基金募資約9600億元,外幣基金募資超過1200億元。中國股權投資市場投資總額約7300億元,同比下降29.5%,其中人民幣投資額約4900億元,外幣投資額約為2300億元。

  國資滲透率進一步提高。在中基協備案的私募股權、創業投資基金超過2.9萬支;其中,國資LP數量占比13.5%,認繳總規模占市場總募資額的68.8%;已備案基金管理人中,26.9%的機構為國資背景,其管理基金總認繳規模占全部基金整體的62.1%。2019年1-11月新備案的約3800只基金中,22%的基金為LP國資背景,認繳規模占比達到75.2%;新備案基金產品中,國資基金管理人數量占比為29.3%,其管理基金認繳規模占比達到72.4%。

  1.2 教育一級市場投融資數量下跌超過30%,素質教育最受資本關注

  教育行業融資數量位居前列,融資金額位于中游。根據IT桔子公開數據,截止2019年12月20日,一級市場投融資事件及融資額排名前三的行業分別為企業服務、醫療健康及硬件。其中,企業服務融資事件達到761起,融資金額超過1300億元;醫療健康行業投融資數量達到560起,融資金額超過1000億元。根據多鯨資本根據公開數據統計,2019年教育行業股權投融資數量達到300起以上,位列全行第4;融資金額約199億人民幣,位列全行業第12。在不考慮非公開投融資項目的情況下,僅從上述數據來看,教育行業全年依然受到股權投資市場的關注,投資金額整體較小反映估值層面更理性。

  投融資數量大幅下跌,素質教育仍是重點賽道。一級市場對教育行業投資持續下降。受18年中期以來金融市場去杠桿和實體經濟持續不景氣的影響,教育行業一級股權市場的募投進入下行區間,市場不景氣很明顯地反映在投融資數據上。另一方面,全年教育行業中央層面政策發布數量超40起,相關賽道政策愈發趨嚴,市場擔憂投資風險,導致賽道的投融資數量減少。根據多鯨教育研究院整理的市場公開數據,一級市場投融資事件數量已連續三年下跌, 2019年教育行業一級市場投融資數量為310起(不含上市公司IPO和并購),同比下降近32%,為近四年新低。素質教育、K12和職業教育、教育信息化賽道投融資數量排名前四。從細分品類來看,素質教育賽道投融資數量多達到115起(占比37%),遠超K12賽道,成為行業最受關注的賽道;K12及職業賽道投融資數量分別為49起(占比16%)、44起(占比15%)。

  早期項目占比超過60%,投融資金額以千萬級為主。根據公開數據統計,2019年教育行業投融資依然多發生在早期階段,其中A輪及以前投融資數量為205起(占比66%),主要原因在于今年占比最大的素質教育賽道融資項目多為早期;B輪至E輪融資數量為63起(占比20%),且以K12賽道和教育信息化賽道項目為主,另外戰略投資數量為42起(占比14%)。整體而言,教育行業單筆融資金額逐漸增長。從融資金額來看,2019年千萬級人民幣融資134起(占比43%);億元及以上人民幣融資項目46起(占比15%)。

  1.3 一級市場的不景氣,難以掩蓋二級市場的牛市行情

  三大股票市場教育上市公司合計超過70家,教育資產證券化勢不可擋,海外市場教育IPO逐漸常態化。根據公開資料整理,2019年共有16家教育公司上市,總募資額超過137億人民幣。以美股和港股為代表的海外市場,上市的門檻相較于A股更低、政策制約因素更少且上市路徑已經趨于成熟。2019年上市教育公司依然主要集中在港股和美股,其中港股上市10家,美股上市4家、A股上市2家(中公教育借殼亞夏汽車成功登陸主板市場)。間資本入局較早的教育板塊在市場化方面更加成熟。從賽道來看,以港股為代表的民辦高等教育新增上市公司5家,職業教育新增上市公司6家、K12賽道新增上市公司3家、國際教育新增上市公司1家(ACG借殼ATA),以及教育信息化新增上市公司1家。港交所成為大陸民辦教育企業上市的首選之地。港交所憑借相對完善且靈活的上市機制和通道在2017年-2019年期間已經吸引了22家大陸教育企業赴港上市。目前處于上市前夕的7家教育企業中,仍然有5家選擇港交所,其中主要為職業教育和高等教育企業。

  港股整體表現最佳、美股兩級分化,A股整體表現疲軟。根據對三大股市教育上市公司從2017年至2019年股價走勢的追蹤梳理,可以明顯發現不同二級市場對于教育資產的估值差異極大,且優質教育資產受追捧。根據數據來看,2017年至2019年期間,港股市場整體表現最佳,以K12和高等教育為主的上市公司多數獲得50%以上漲幅;美股則呈現兩極分化趨勢,以海量教育、好未來和新東方為代表的K12教育陣營漲幅超一倍;這三年期間A股則伴隨大盤整體趨勢向下,只有2019年上市的中公教育一枝獨秀。

  漲幅前五公司最低門檻接近60%,其中K12教育賽道上市公司漲幅遙遙領先。2019年二級市場的教育資產表現亮眼,部分公司漲幅驚人。多鯨教育研究院對三大資本市場教育上市公司2019年漲跌幅進行統計,2019年大部分教育上市公司股價表現低迷,且部分新上市教育公司出現破發現象。但三大股票市場全年上漲公司達到51家,其中漲幅超過50%的公司達到23家;特別是漲幅前五公司排名的最低門檻接近60%,其中K12教育賽道上市公司漲幅遙遙領先。全年漲幅超過100%的教育股票有4只,分布為思考樂(173%)、中公教育(162%)、新東方(126%)和天立教育(123%);另外跟誰學漲幅也接近100%。除中公教育屬于公務員考試培訓,其他四家皆以K12教育為主。二級市場追捧教育公司的因素有很多,除了對優質教育資產的認可之外,和股市本身所處的行情也有極大關系。

  三家上市公司市值破千億,行業估值差異巨大。2019年有三家教育公司市值破千億,分別是好未來、新東方和中公教育。一方面反映優質教育資產逐漸獲得二級市場投資者的認可并受到追捧,另一方面也為后續登入二級市場的教育公司增強信心。部分公司的估值處于非理性階段。2019年,三大市場全年漲幅前五的總計15只股票中,PE(TTM)估值在30倍以內的只有天立教育和希望教育;9只股票PE(TTM)估值超過30倍,其中跟誰學、紫光學大和好未來PE(TTM)估值超過100倍;另外還有4只股票處于虧損狀態。

  

  政策解讀及產業觀察

  2.1 政策、產業、資本三期疊加,教育產業化探索回歸常識

  教育行業政策具有明顯的周期性,教育相關法規和政策的更新圍繞民生呈現不規則鐘擺,近10年監管逐漸趨嚴、頻繁,合規成為關鍵問題。政策目標是要求教育符合“普惠”和“公平”的民生屬性,但教育是提升國家人力資源生產要素競爭力的主要路徑,具有選拔目的,基于人才選拔的升學競爭必然會發生在某一個教育階段。教與學的場景正從校內轉向校外,新的流量平臺加速改變傳統意義上的教與學的角色。不同賽道的潛在消費人群對于教育產品的需求差別很大。滿足日益分層的學習需求是社會的難題,無序的教育資源供給則會導致教育行業亂象叢生。自上而下的監管與自下而上的教育事業產業化不可避免地產生摩擦。教育作為近幾年熱度較高的行業之一的確吸引了一波資本的眼球。但大家逐漸發現催熟的項目很難“修成正果”,大量的投資都是給行業交學費。熱錢本身具有時間成本,且杠桿資金的來源受到國家金融政策調控影響,近年投資明顯大幅縮水。資本流動周期明顯受到政策周期的影響,過熱的賽道最終會回歸產業發展原有的規律。

  2.2 具體從不同賽道來看,政策導向性非常明顯

  學前早幼教領域政策收緊,投融資事件減少。對學前教育市場特別是幼教市場可以說是定向調控,明確了學前教育的民生屬性大于市場屬性,普惠和教育公平成為幼教行業關鍵詞。

  K12及素質教育領域政策圍繞新高考改革推進,影響逐漸顯現,前者繼續保持強監管、重規范;后者繼續有序鼓勵,機會在于是集中度提升帶來的并購整合和在線化加速趨勢。

  在線教育方面,政策鼓勵在線教育規范發展的同時,各類實施流程尚未完善。辦學資質、收費機制、課程內容、備案監管和信息安全等實際操作流程仍需人性化。

  國際教育政策方面,有關國際學校的監管政策走向如預期趨嚴。國內方面,國際學校的課程設置,教材引進及審核方面明顯加強監管。國外方面,受美國和其他主要留學目的國政策影響,出國留學人數增長速度創下新低。

  職業教育方向,國家大力支持職教發展,政策落地尚需時間。政府鼓勵推進校企開展產教融合,職業學校教育和職業培訓并重。

  教育信息化方面,進校產品嚴格管理,教育信息化2.0整體有序推進。加快推進智慧教育創新發展、構建“互聯網+教育”支撐服務平臺等具體方案措施。并明確提出“各級政府在教育經費中按不低于 8%的比例作為教育信息化經費。

  

  分賽道情況

  3.1 學期教育市場:整體熱度較低,賽道聚焦于思維培養、早教托管

  學前教育受資本關注度持續下降。根據公開數據統計,2019年學前教育賽道披露投融資事件共31起,較2018年(38起)同比下降18%,學前教育投資仍然深受以幼教禁令為主的政策影響。今年學前教育項目主要聚焦在思維培養、早教托管和軟硬件平臺。2019年,學前教育賽道的共有20起線下融資,占比65%;就各細分品類而言,思維培養類發生10起,早教托管以及軟硬件平臺則分別獲得7起和6起融資。根據公開數據披露,2019年學前教育賽道融資過億項目共4個,皆為線下早教托育及幼教項目。學前教育主要的服務對象都是幼兒,天然需要更多的互動和陪伴。以一、二線城市為代表的新一代家長需要兼顧個人發展和家庭養育,親子陪護成為年輕家庭的剛需。另一方面,國家在2019年發布多條嬰幼兒照護服務相關政策法規條例,引導社會資本有序開辦托育類機構。但相對于K12和素質教育等賽道而言,學前教育仍然受政策余威的影響,投資人擔憂政策不確定風險,不敢大舉投資。

  2018年民辦園數量稍有下降,政策影響正逐漸擴散;新生人口下降,普惠成為政策主旋律。2018年,民辦園占比為62.2%,比公辦園占比高24個百分點,略低于17年1個百分點,我們認為幼教政策影響在數據上有一定滯后性,待2019年數據出來后,公辦園占比會明顯提升。出生人口再次進入下降區間,二胎政策的助力尚不明顯。近3年,我國新生兒數量逐漸下降,2018年新出生人口數量為1523萬,較2016年下降約14.73%。新生人口的下降導致學前教育賽道的潛在消費基數同步降低,影響行業的學前教育市場的預期。自2018年下半年以來,國家對幼教領域政策逐漸收緊,普惠和公辦引導成為行業主旋律,同時也加強對營利性園的監管;多數幼教類機構需要依據政策進行普惠園轉型,未來幾年的創業機會在于托育及完善幼兒園第三方服務配置。

  玩/教具迎來產品升級,親子啟蒙成為新的熱點。作為學前教育場景的新應用,早教機器人承擔著智能玩具、兒童娛樂教育同伴的雙重角色,長遠來看,無論是內容,還是交互的形式與技術,都是早教機器人迭代的痛點。早教硬件賽道產品的同質化較為嚴重,內容的規劃和播放大多通過手機app進行控制,互動性基本體現在人工智能對話、繪本/閱讀材料內容的識別。關鍵在于渠道資源的整合,市場在萌芽與發展的階段,技術與內容的結合方式趨同,只有更快整合有效資源,才能高速占領市場。無論是傳統的早教機、熏教機形態,還是機器人形態,都需要根據場景、定位進行合理定制。另外,面向低幼的繪本是少兒圖書市場的熱門產品。85后及90后家長更愿意接受優質的學前教育內容,隨著消費升級和移動支付的便捷性,對少兒圖書選擇標準更高。目前市場以引進國外優質內容和分級體系為主;優質自研較少,關鍵在于服務。而思維啟蒙的主要聚焦于主要集中在數理思維、全腦教育、情商素養、啟蒙英文等細分領域。該賽道的業務細分品類眾多,需求分層明顯,更加注重啟蒙引導,而非應試提分。非應試游戲化和頻繁互動是學前教育產品常有模式。但目前幼小銜接的壓力傳導下,部分思維啟蒙產品和服務也變向小學化。

  3.2 素質教育市場:政策持續鼓勵,資本偏愛,新品類和新需求層出不窮

  在政策方面,政策延續對素質教育的支持力度,并重點對學科教育中的素質教育進行規范和鼓勵。全國及地方性政策的推進主要有兩個方向:1)將體育、藝術等學科及綜合素質評價納入成績評價標準,素質學科地位提升;2)學校加強素質教育課堂建設、內容、師資需求提升。鼓勵中小學教育增強科研意識,積極參與教育教學研究活動,探索適應新時代要求的教書育人有效方式和途徑,推進素質教育發展;在考試命題上,對黨的教育方針進行全面的貫徹,發揮命題對教育教學的引導作用,推進素質教育的發展。中高考改革將學生綜合素質評價作為招錄重要依據。校內課后服務市場的逐漸開放,素質教育賽道To B服務成為潛在市場。

  素質教育仍是最熱的賽道,在線項目融資占比進一步提升。素質教育仍然是教育行業投融資最熱的賽道,但受大環境影響,總體融資下降。根據多鯨教育研究院統計,2019年1-12月素質教育投融資事件為115起,與去年同期相比下降32.4%,其中STEAM39起,生活素養及少兒英語賽道分別24起、21起。在線項目融資占比進一步提升。2019年1-12月在線素質教育項目占比上升,在線項目融資事件達到60起,占比52.2%,素質教育在線化成為賽道發展新趨勢。隨著素質教育在升學考試中地位的提升,“素質教育學科化”的現象漸趨明顯,無論是少兒英語、大語文、還是數理思維,都是在輔助學科考試或者是為將來的升學做準備。而根據廣證恒生的統計,2019年偏學科方向的素質教育投融資項目發生33起,其中英語15起,占比45%。大語文類項目10起,占比30%。

  家長更加偏好線下的素質教育,但在線少兒英語也受到歡迎。2019年,家長為孩子選擇的素質教育課程主要有少兒英語教育、體育教育、STEM教育、大語文教育、綜合素養教育、營地游學以及早幼教相關課程,其中少兒英語是最受歡迎的類別。在藝術教育方面,家長更加偏好線下的形式,選擇線下的舞蹈教育和美術教育家長超過40%。在少兒英語方面,雖然50%以上的家長更加偏好線下小班,但在線親子啟蒙英語也吸引超過20%的家長關注。

  KET/PET評價進入大眾視野,報考人數呈爆發式增長。報考人數劇增背后是新的升學競爭方式。隨著幼小銜接評價體系的改革與多元化,KET/PET考試的重要性逐年提升,MSE考試報考人數增長15萬,同比增長50%,累計增長6.5倍。截至2019年12月,少兒英語賽道已有17起投融資事件,其中采取在線模式的項目共獲得12筆投資,融資總額超過29億人民幣,占該細分賽道融資總額90.41%。(僅根據已披露投融資額估算)

  3.3 K12教培市場:K12學科輔導培訓逐漸成熟、優質項目吸金能力強

  2019年,政策基本延續了18年下半年的態勢,前者繼續保持強監管、重規范機會在于在線化加速導致市場下沉的增量市場擴張。監管和規范的潛臺詞是認可其存在的價值,政策重點監管的各類APP、線上學科培訓機構所連接的學生和家長群體越來越大,監管范圍從線下擴展到線上是必然趨勢。我們梳理了部分國家和地方政策,分為兩類:規范類政策和鼓勵類政策。短期類政策必然導致機構的規范成本和運營銷售成本增加。

  目前K12課外輔導CR4的份額不到8%,整體仍然是處于極度分散,局部割據的狀態。由于中高考政策變遷以及物理空間的天然限制,一直處于極度分散的市場格局,各個省市都涌現出代表性的地方龍頭品牌,但真正實現跨區域擴張和全國布局的教培品牌不超過20家。區域經濟差異導致地區教育投入意愿和支付能力存在分層,造成課外輔導的滲透率差別。目前線下培訓占據主流,但師資的供給與調配和招生半徑導致線下培訓機構承載量有限。近3年K12教培行業的各類規范化政策已經產生了擠出效應,導致市場出清。由于資質、場地、師資等硬性要求,各地的小機構逐漸失去了固有的市場生存空間,再加上各類“跑路事件”,學員和口碑開始加速向品牌機構聚攏。

  K12課外輔導未來的市場格局將由啞鈴狀逐漸轉變成水滴狀。市場競爭導致品牌效應放大,行業集中度的提升導致收入增長更快,強者更強;從政策上看,監管政策導致不合規的小機構出清,而市場需求并沒有減少,所以業績在付出合規成本之后反而更好;中高考改革使得教研能力強的品牌機構更方便做標準化輸出;在線教育技術使得機構可以觸達的邊界變寬,在線教育并沒有顛覆或取代線下機構,本質是授課模式的區別,未來更多的OMO混合服務模式。地方龍頭利用在線課堂和雙師做省內下沉和局部區域的擴張更加存在優勢。且三、四線城市目前處于量價齊飛的狀態。K12課外輔導類剛需產品基本不受經濟周期影響,招生渠道也更加本地化,地區龍頭的增長部分來自擠壓腰部機構的市場空間。

  K12學科輔導培訓逐漸成熟、優質項目吸金能力較強。以K12課外輔導培訓為代表的賽道逐漸成熟,未來將出現更多的上市公司。目前數10家全國及地區龍頭輔導機構進入A股、美股、港股市場,一方面反映K12學科輔導市場業務逐漸成熟、商業模式趨于穩定, 另一方面也反映出資本市場對K12賽道的認可。優質項目吸金能力較強。K12教培行業的市場集中度逐漸提升,全國品牌及地方龍頭機構的擴張導致的并購整合明顯增多。2019年K12賽道投融資事件達到49起(占比16%),合計融資額達到56億元(僅根據公開披露數據計算),且C輪及以后融資項目數量增加,其中融資額最高的為掌門一對一,達3.5億美元,其次為小盒科技的1.5億美元D輪融資。

  在線K12已形成較為完善的產業鏈。教培行業的交付結果就是服務體驗和成績(提分或者達標認證)。為了滿足不同類型用戶的多元化需求,以及交付結果的可驗性,就必須要有標準化服務流程和細膩的分工來提升效率和質量。行業分工在明顯細化,上游開始逐漸涌現更多的師資及內容支持、平臺搭建與工具開發商等,使得在線化更加容易,也使得中游的課程服務商和內容分發商可以花更多精力做教研和教學。中游線上和線下分發推廣體系和課程服務商已經成為行業的主流,也是這兩年在線教育發聲最熱的地方。雙師系統和在線平臺的易獲得性和便捷又使得下游C端的用戶可以更自由選擇在線教育模式。

  3.4 國際教育市場:國際教育賽道投資熱度一般,赴英留學明顯升溫

  國際教育政策整體開放和規范化,但仍然存有政策風險。從時間維度看,政府對于國際教育和優質教育資源引進整體處于開放過程中,同時對留學中介、國際學校等行業的相關管理機制也逐漸規范化,特別是《民辦教育促進法》修訂稿的推行,對于國際學校類資產的定義更加清晰,這更有利于市場化管理,但考慮到意識形態層面的管控問題,日益擴張的國際學校未來的確也存在政策風險。整體上看,多數目的國留學申請門檻和留學成本在上升。根據多鯨教育研究院的統計,多國院校提高了申請學生的分數要求及材料完整性,對于語言成績及高中課程學習成績的門檻提高,同時申請費用和入學學費明顯上調。一方面反映出中國大陸出國留學申請學生的整體水平已經提升,另一方面也反映出目的國對于生源質量的要求在提升。

  出國及回國留學生增速雙雙下降。留學出國及回國人數再創新高,但增速皆降至10%以下。根據國家教育部的統計,2018年大陸出國留學人數達到66.2萬,同比增長8.8%,繼續保持世界最大留學生生源國。從2008年至2018年間中國出國留學人數,年復合增長率CRGA達13.9%;同時2018年歸國人數也達到51.9萬,同比增長8%,從2008年至2018年間中國留學歸國人數年復合增長率CRGA達22.3%。赴美留學人數增速緩慢。根據《2019美國門戶開放報告》,2018/2019學年,中國留學美國的學生人數為36.95萬,同比僅增長1.7%。長期以來赴美留學生人數占中國出國留學總人數超過50%,赴美留學人數增速的下降明顯拉低中國出國留學人數增速。

  英國留學政策改善及錄取率的提升,推動留英人數增速提升。據數據顯示,2014年到2018年的五年時間里,英國簽證與移民局在中國內地簽發的學生簽證數量,從6.5萬增長到10萬,增幅達54%。2019年Q1-Q3,獲得Tier4簽證的人數為115,075人,同比增長21%。另據HESA數據顯示,2017-2018學年,在英國接受高等教育的中國學生人數為106,530人,其中研究生人數占比為57%。另外,2015年到2018年,低齡留學人數從2170人下降到1820人。雖然近五年英國知名大學本科生和研究生錄取率基本不變,但錄取人數明顯增長,且研究生錄取率高于本科生錄取率。目前英國留學申請仍以碩士課程為主,且錄取率明顯高于美國高校。從2016年到2018年,牛津大學研究生入學人數分別是497人、553人、612人;本科生三年入學人數共320人。2018年帝國理工學院研究生和本科生入學人數總共1192人。倫敦大學學院近三年的入學人數持續增長。

  主要小語種留學目的國留學性價比高,教育質量和留學成本誘人。美英之外的發達經濟體,高等教育質量也非常高,大量高等教育機構在世界500強大學排名中,且歐洲發達國家多數公立大學學費免費,生活和學習成本遠低于美英等主流留學目的國,整體留學費用不到美英等國家的一半。最大留學目的國美國及其他部分英系留學目的國對華留學及移民政策收緊。而日韓和部分歐洲國家對華留學和移民政策相對溫和,且多有鼓勵政策,因此目前這些國家的中國留學生增速已經超過赴美留學生增速。

  國際教育賽道投資熱度并不高,并且有趨冷現象。根據市場公開數據,2013年至2019年,國際教育一級市場共有210起融資事件,累計融資金額超過73億元,平均單筆投資金額約3487萬。其中2016年達到頂峰,全年59起,之后投融資案例連年下降,2017-2019年融資事件不到當年教育行業總融資事件的10%,反映投資人對國際教育賽道的偏好并不高。而且國際教育產業鏈前端投融資明顯多于產業鏈中后端。統計期內準備+申請階段案例達185起,占比84%,說明大家對于留學后市場的關注和開發不夠。行業天花板和政策風險問題是眾多投資機構對國際教育賽道保持謹慎和觀望態度的主要原因。這兩個問題是多鯨資本在與多位教育行業投資人交流過程中,關于國際教育方向被問及最多的問題。從每年實際出國留學人數來看,國際教育產業鏈前端的潛在付費人群數量明顯不如K12,但考慮到付費滲透率,以及低齡留學增長之后的用戶生命周期拉長,我們認為國際教育新品類存在明顯投資機會,而產業鏈后端的留學后市場的市場空間更是超千億。

  3.5 教育信息化市場:互聯網及科技巨頭切入教育信息化,未來競爭格局或將激烈

  教育信息化賽道投融資數量較2018年同比下降31%。根據市場公開數據,2019年教育信息化一級市場共發生44起融資事件,全年總數的14%。其中,入校產品及服務 26起,校外 ToB 18起。教育信息化上半年融資事件數在各賽道中排名第三。受融資大環境影響,2019年教育信息化投融資數量同比下降34%,但仍然在各賽道中脫穎而出。

  教育部在2018年印發的《教育信息化2.0行動計劃》中提到,到2022年基本實現“三全兩高一大”的發展目標,即教學應用覆蓋全體教師、學習應用覆蓋全體適齡學生、數字校園建設覆蓋全體學校,信息化應用水平和師生信息素養普遍提高,建成“互聯網+教育”大平臺。《中國教育現代化2035》明確提出要確保財政一般預算教育經費支出逐年只增不減,保證國家財政性教育經費支出占國內生產總值比例不低于 4%。十大戰略任務之一就是要加快信息化時代教育變革,建設智能化校園與一體化智能化教學、管理與服務平臺。龐大的市場吸引了包括騰訊、阿里和華為在內的互聯網及科技公司入局。隨著著教育信息化2.0的持續推進和新高考改革實施省份的增多,“三通兩平臺”的下一步政策規劃,在于提升師生信息素養,和優質資源共享。面向公立校的定制化軟件開發市場已經初具規模,各種教學云平臺產品進校通道順暢。以智慧校園建設為突破口的教育信息化2.0,仍然存在跨區域整合機會。

  1)騰訊:發布WeLearning智能教育解決方案

  “WeLearning智能教育解決方案”主要特色是基于騰訊教育中臺,圍繞學習、教學、管理、空間和服務等場景,形成體系化的解決方案,為全教育階段的教育管理部門、學校、老師、學生、家長、教育機構、泛教育機構等不同用戶提供應用服務。教育業務是騰訊C2B產業互聯網戰略實施的重要方向。騰訊提供的智慧教育解決方案基本會依托企業微信和小程序開展,在為教育領域提供工具和基礎設施服務的過程中,可以充分利用通過QQ、微信、小程序等觸達十億用戶所積累的豐富用戶洞察和運營經驗。相較于純ToB基因企業而言,基于C2B產業互聯網打法所衍生的教育信息化服務可以更好貼近實際用戶使用場景。在To B業務的教育領域里,微信正通過其旗下的小程序、微信支付和企業微信等實現基礎教育、教培機構和高等教育的全覆蓋。教育成為微信支付人數增速排名前三(80%)的行業,前兩位是政務(190%)和醫療(107%),而且政務之中也有一部分來自教育事業單位。根據騰訊披露目前已經服務了1萬8千多所學校、400多個省市教育局、9萬多家教育機構,服務用戶數超4億。

  2)阿里巴巴:基于釘釘的數字化教育建設,發布釘釘未來校園

  今年3月3日,阿里釘釘正式發布產品“釘釘未來校園”,通過“校園數字化管理平臺+校園智能硬件”的整體解決方案,以區域為切入點,面向全國中小學校提供服務。阿里巴巴需要考慮如何在教育信息化相對同質化的產品和服務領域內依托釘釘做數字化教育建設。從釘釘發布的智慧教育解決方案來看,其底層依托阿里云和大數據系統,中層基于釘釘做開放平臺的教育應用市場,上層則鏈接各類智能終端,最終觸達教育管理部門、學校和家長,從校內教學管理、教務管理、家校互通和后勤保障服務等系統幫助學校實現全面數字化。目的是減輕老師事務性工作而回歸教學育人工作,并幫助教育主管部門和學校管理層優化管理機制。

  3)華為:依托華為云提供教育信息化解決方案,構建教育信息化2.0產業聯盟

  華為的教育信息化業務主要依托華為云,做面向高等教育、基礎教育和在線教育等五大場景,服務于高校人才培養、科研創新、智慧校園、在線教育等各類場景,通過云計算、大數據、物聯網、人工智能等技術重構教育,加快實現教育現代化,促進教育公平、提高教育質量。從教育信息化基礎建設到數字化使用平臺,再到教學管理和教務管理的應用,幫助實現教育資源均衡化、教育公平化。2019年,拓維信息、華為、好未來進行戰略合作簽約,并聯合洋蔥數學、作業盒子等優質內容企業成立教育信息化2.0產業聯盟,構建智慧教育新生態。

  3.6. 職業教育市場:職教利好政策頻出,各類職業考試報名人數再創新高,新職業催生新的培訓需求

  行業龍頭企業與優質職業院校強強聯手,產教融合走向實質性建設。2019年可以說是職教利好政策頻出,政府非常鼓勵推進校企開展產教融合,并且在職業學校教育和職業培訓端并重。政府不僅進入產教融合型企業認證目錄的企業給予“金融+財政+土地+信用”的組合式激勵,并且按規定落實相關稅收政策。今年國家發布了《職業教育校企深度合作項目首批擬入圍項目名單》,其中首批入選的28個校企深度合作項目,集中在現代農業、先進制造業、現代服務業、戰略性新興產業和傳統產業升級等領域,圍繞人才培養方案制訂、實訓基地建設、教學模式改革、職業培訓等方面實現“深度合作”,旨在提高人才培養質量,更好地服務國家戰略和區域經濟社會發展。

  2019年各類職業考試報名人數再創新高。其中一消考試報名人數達90余萬人,保持穩定增長;稅務師考試報名人數達55.5萬人,同比暴增63%,再創歷史新高;教師資格證考試報名人數890萬,同比增長37%。另外,考研報名人數也持續增長再創新高,2020年報考人數達341萬人。會計技術職稱考試報名人數再創新高,其中初級會計職稱考試報名人數為439萬,較2018年增長8.7%,中高級會計職稱考試報名人數合計為166萬。MBA報考人數再創新高,MBA院校學費陡增。2018年MBA報考人數超過17萬,連續兩年增長達20%,而平均錄取率卻連年下降。另一方面,MBA院校學費卻水漲船高,漲幅超過20%的院校不在少數。經濟下行導致就業市場的不景氣,同樣傳導到高端就業人群,學習提升和學歷更新成為熱門選擇。

  第三產業發展催生大量新職業品類,熱衷于自我培訓提升。新職業是指我國生活服務業新興業態中的新就業形態,這些新就業形態已具有一定的規模, 具有相對獨立成熟的職業技能,具體包括酒店收益管理師、整形醫生等。從2004 年發布新職業名單工作開始至 2009 年,我國累計發布了 12 批次 122 個新職業,2010 年至 2018 年未發布新職業。2019年4月發布的13個新職業是2015版《中華人民共和國職業分類大典》修訂后發布的首批次新職業。近年來,隨著經濟社會發展、科技進步和產業結構調整,我國新產業新業態新模式不斷涌現。互聯網、人工智能、物聯網、大數據、云計算等新興技術得到廣泛運用,在加快傳統服務業數字化升級改造的同時,還為新興職業的涌現提供了客觀基礎。根據《2019年生活服務業新職業人群報告》數據顯示,71.2%的新職業從業者都參加過職業培訓。

  職業教育賽道投融資數量不及預期,同比下降35.7%。根據市場公開數據,2019年職業教育一級市場共發生44起融資事件,占全年總數的14.2%,雖然國家這兩年一直在鼓勵職業教育的發展,但政策扶持多數傾向于校內職教體系,校外各類職業培訓并沒有實質上政策紅利。2019年,職業教育投融資項目中各類技能培訓項目29個,占比66%,這也符合新職業教育和藍領培訓發展的大趨勢。細分品類市場天花板和宏觀環境不景氣是眾多投資機構對職業教育賽道保持謹慎和觀望態度的主要原因。雖然目前宏觀經濟景氣指數走低,使得針對不同人群的職業教育培訓以及提升個人就業能力的需求會越來越突出,各類考證類報名人數再創新高,職業教育市場需求和供給呈現兩旺局面,同時也催生了大量新職業人群。但是資本常受制于細分品類天花板限制,不敢在小品類上投入過多關注。

  3.7 教育新風向:養老教育、三農教育、體育的機會

  人口老齡化問題來臨,養老服務和養老教育逐漸受到關注。人口老齡化將成為未來30年中國社會必須面對的問題,基于養老服務的老年教育模式需要社會力量參與。根據國家統計局數據,截至2018年底,我國65歲及以上人口數量達1.67億、占總人口11.9%,60周歲及以上占比17.9%。根據社科院發布的《大健康產業藍皮書:中國大健康產業發展報告》預測,2050年我國60歲及以上老年人口將達4.83億,80歲及以上老年人口將達1.08億。未來中國人口結構金字塔將愈發凸顯銀發族規模的增長,銀發族人口的增長催生新的消費市場。2015年中國銀發族人口數量達到3.88億(占總人口的28.23%),預計到2020年這一規模將增至4.64億(占比33.06%)。2019年4月國務院辦公廳發布了《關于推進養老服務發展的意見》,積極推動養老服務機構融資,促進老年人消費增長。政策的支持將會大大提升中國老齡產業產值,2019年中國養老行業市場規模近7萬億。根據《中國養老金精算報告2019-2050》的測算,從細分行業來看,日常消費占整體中老年市場規模的近50%,2019預計達到2,547億;而針對老人的疾病管理及針對小老人的社交娛樂增速最快,社交娛樂市場規模達到586億。在社交娛樂中,旅游消費比重最大,占到80%左右的娛樂開支。泛教育消費暫時沒有排進銀發經濟前五。我們發現養老、醫療、社交、娛樂、旅游才是主要需求,所以教育與學習的內容要與以上需求掛鉤,基于銀發人群的內容、活動和社群的運營才是變現的關鍵。

  三農問題是解決國家發展的關鍵之一,互聯網教育模式改變傳統農業技能學習方式。2018年我國城鎮人口占總人口比重(城鎮化率)為59.58%,較上年提升1%;鄉村常住人口依然有5640萬人,其中新型農民數量穩定增長。2019年中央一號文件著重強調堅持農業農村優先發展的總方針,從農業現代化建設逐漸演變到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 鄉村經濟多元化發展。要真正解決三農問題,就必須提升新型農民對于農業、農村和自我身份的認知。除傳統渠道外,當前的新興流量平臺(如快手、抖音等)已經出現了大量以三農教育相關的內容,通過提供技能知識,吸引并轉化流量。資本也已經開始關注基于短視頻、直播、知識付費等新興模式的三農教育平臺,如采取短視頻模式的蜜蜂TV、采取知識付費的天天學農等。

  面向少兒階段的升學/背景提升的體育項目是潛在的市場機會。根據《體育產業“十三五”規劃》,在“十三五”期間,我國體育產業總規模將超過3萬億元。《健康中國行動(2019-2030年)》明確提出將學生體質健康狀況納入對學校的績效考核,將體育納入高中學業水平測試。中高考政策的改革使得體育與“語數外”三大主科地位持平。教育部明確要求中小學將運動技能等級、學生參加體育活動情況和學生體質健康狀況這三大要素納入初中、高中學業水平考試,納入學生綜合素質評價體系,這意味著體育測試將從原有注重學生體質測試,轉型為基本運動技能加上專項化運動技能的方向發展。目前已經有多省份在中考改革中提升體育分值,比如廣州將現行的體育考試總分由60分調整至70分,天津確定體育與健康由現在的30分提升至40分,安徽省體育中考總分值更是自2013年起“6連漲”。少兒階段的體育項目的主要模式為提供體育項目培訓,并基于此延伸出師資培訓、器材銷售、戶外拓展、體育賽事組織、場地租借、營地游學、體育升學/留學規劃。根據《2019中國親子家庭素質教育消費調研報告》中顯示,家長對于大球運動、跆拳道培訓以及體能培訓等傳統的體育教育更為偏好。

  

  結語

  教育是受政策影響很強的行業,目前整個行業也進入政策頻發期,特別是在職業教育、素質教育、K12和在線教育領域,從中央到地方政策的發出數量和頻次明顯高于前幾年,這對于各類教育機構的經營環境已經造成實質影響。政府基于普惠、公平的民生要求加強對教育產業的引導和規范,在短期類也必然導致教育機構的合規成本和運營銷售成本增加,但從長期來看,規范行業參與主體、保障教育消費者的權益對于行業發展非常必要。另外,中國城鎮化建設的穩步推進,以及以移動互聯網為代表的技術革新,催生了一大批的新職業人群和教育消費場景,同時教與學的場景逐漸打破只發生在校內的固有態勢,新的流量平臺正加速改變傳統意義上的教與學的角色,通過市場化的方式在一定程度上優化了整個社會關于優質教育資源的供給。2019年市場公開披露的股權投資、IPO上市以及并購數量總和超過350起,雖然一級市場投融資仍然持續下滑,但三大股票市場的教育上市公司整體表現比較亮眼,優質教育資產享受著高估值待遇,整個行業產業化及資產證券化步伐穩步推進。

  實習編輯:姚依明

  責任編輯:潘程

教育行業投融資

大咖說

高清美圖

精彩視頻

品牌活動

公開課

博客

國內大學排行榜

國外大學排行榜

專題策劃